親,歡迎來到北京大學首鋼醫院。

醫院文化

文化宣傳

冷醫生背後的暖情懷

來源:宣教中心 作者:王曉彤 責任編輯: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這句英國詩人西格裏夫·薩鬆的名句,用來形容這位醫生再合適不過——治療病痛時如同下山的猛虎勇往直前,關懷患者時又如同薔薇一般細致又溫暖。北京大學首鋼醫院肝膽胰外科主任冷建軍,就是這樣的一位醫者。

微信圖片_20190107135603_副本_副本.jpg


親情之痛 篤誌學醫

冷建軍主任2017 年作為引進專家從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來到北京大學首鋼醫院,擔任肝膽胰外科主任兼外科臨床部主任。當與談起他的行醫路時他似乎有許多話要說。對於他來說,選擇從醫不是偶然,而是從年少時就確立的誌向。

在他的記憶裏,醫生是一個非常崇高、受人尊敬的職業。在他小時候生活的村莊裏,隻有一位赤腳醫生,全村的健康都仰仗這位並不算專業的醫生,小到頭痛腦熱、大到生命救治村民們都會走街串巷的尋找這位醫生,期盼他能夠幫助家人化險為夷。在那個醫學並不十分發達的年代,醫生的一句話就是一家人的希望或深淵。在他年少時,曾經目睹親人因為落後的醫療條件和淡薄的醫療意識在遺憾和懊惱中離世,他深深體會過那種麵對親人離世的傷痛,那時的他就想如果自己是一名醫生的話,那麽就能救回這些親人,也能讓更多的人擁有健康的幸福。

由於年少時就種下了理想的種子,在他高考填報誌願時,報考醫學類院校就成了他唯一的選擇。自他順利進入醫學院後就開啟了瘋狂的學習模式,5年的醫學學習,豐富了他的醫學知識更堅定了他的從醫誌向。畢業後他沒有像大多數人一樣選擇去大城市的醫院,而是回到家鄉去服務父老鄉親們。在家鄉服務6年,他以精湛的技術和敢為患者擔當的精神迅速成長為一位出色的外科醫生,並在以後的工作中把這種意誌、品質出色延續下去。

22_副本_副本.jpg

6年的臨床工作,讓他看到在醫學浩瀚的海洋裏自己的技能還有很多不足,他毅然決定必須繼續學習深造。他報考了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的研究生,在碩士和博士期間,他跟隨我國肝膽胰之父黃誌強院士和著名的肝膽胰專家董家鴻院士學習,在兩位專家的指引下開始專攻肝膽胰醫學方麵。這期間董家鴻院士不僅從學術上引領他不斷攀登,更在行醫、為人上也為他樹立了標杆。他從導師身上學習到“性命相托,永不言棄”八個字的深刻內涵,也將這沉甸甸的八個字擔在了自己的肩上。


方寸之間  彰顯大愛

所謂大醫精誠,第一是精,亦即要求醫者要有精湛的醫術,認為醫道是“至精至微之事”,習醫之人必須“博極醫源,精勤不倦”。第二是誠,亦即要求醫者要有高尚的品德修養,以“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感同身受的心。冷建軍作為一名醫生,也是嚴格奉行大醫精誠四個字。冷建軍說,因為少年時體會過患者的心情,故而在之後的行醫過程中,他總是以患者的感受為第一考量。

2018年7月,一位35歲懷孕28周高齡孕婦罹患膽囊結石、膽總管結石並急性膽囊炎和重症膽管炎。這是一種外科危急重症,隨時可能引起感染性休克甚至導致死亡,對母子的生命都存在極大風險,必須及時手術才能扭轉危情,但這台手術因困難和風險太大而成為阻擋在醫者麵前的一座高山。當焦慮和迷惘的家人經人介紹找到冷建軍時,他以軍人甘為人民服務的擔當精神和醫者救死扶傷的責任心當即決定為孕婦進行急診手術,而且是采用腹腔鏡微創手術。當時,在場的不少醫護人員被冷主任的決定震驚了,因為患者懷孕,子宮占據了大部分腹腔,即便是開腹手術可供支配的操作空間都已經非常狹小了,而此時若采用微創腹腔鏡,更是對外科醫生的技術提出了極為苛刻的要求,本身難度極大的手術可謂難上加難了。

冷建軍認為,如果進行開腹手術,孕婦腹部大切口可能會隨著胎兒的不斷長大導致傷口裂開,這種情況對胎兒及孕婦仍然存在相當大的危險;而微創手術傷口小,手術中采取精細操作,將最大程度減少觸碰子宮、不影響胎兒發育,對於孕婦則可以實現最小的創傷和更快的康複。麵對挑戰,他有信心做好這台手術。

3_副本_副本.jpg

隨後在北大首鋼醫院麻醉科、婦產科、普通外科、手術室醫護人員和肝膽胰外科多學科手術團隊的通力配合下,冷建軍主刀的這台難度、風險極大的“腹腔鏡下腹腔粘連的鬆解、穿孔膽囊的切除、膽總管的切開減壓和膽道鏡的網籃取石”順利結束,孕婦膽總管內共取出4枚結石,其中2枚為大型的圓柱形結石,膽囊壁壞疽穿孔,囊內可見8枚結石。由於孕婦傷口小,術後恢複良好,胎兒各項發育指標均正常。2個多月後,她如願在北京大學首鋼醫院婦產科平安生下了可愛的寶寶。

當時手術結束後,有人問冷建軍有沒有擔心過風險。他坦言,確實也擔心過風險,而麵對未知風險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所有的風險都變成計劃內的預案。他告訴記者,他做手術有個習慣,術前會在腦海中把整台手術推演幾次或幾十次,把所有可能遇到的突發情況都想好,把所有的應對措施都預先做好準備,這樣在真正上台時遇到任何情況他都能遊刃有餘的平靜解決。而正是憑借這樣嚴謹、負責的態度,他完成了許多高難的、別人不敢碰的手術。


不忘初心 砥礪前行

走訪了病房中幾位患者,這些患者對冷建軍主任的評價詞語中最多的就是技術高超、責任心強、值得信賴與托付。三十多年的從醫路,他走的謹慎與從容。作為科室主任,他總是很早就來到科室,查房了解住院患者病情變化,然後就一頭紮在手術室。許多慕名來找他的患者都是危重的、難度高的手術患者。有一位從河南來的肝癌患者,因為腫瘤體積巨大患者輾轉鄭州、上海及北京的多家三甲醫院,均告知腫瘤巨大、手術難度和風險巨大,無法進行手術。當患者找到冷建軍時,已是抱著絕望尋找最後一個稻草的態度。冷建軍詳細查閱了患者之前的檢查資料,經仔細的閱片後,認為患者腫瘤雖然體積巨大,但確為單一腫瘤且沒有主要血管的侵犯,提示腫瘤分化程度可能較好,屬於病理學上的“孤立性大肝癌”。手術切除才能讓患者獲得最佳治療效果,從而長期獲益。為了把患者從疾病的深淵裏解脫出來,憑借著冷建軍高超的精準肝髒切除技術和嫻熟的團隊配合,手術成功將巨大肝髒腫瘤所在的右半肝連同肝中靜脈、受累膈肌一並切除,同時保護了患者左半肝髒的完好功能。

微信圖片_20190129093425_副本.jpg

在總結該例患者的治療過程時,冷建軍對科裏的醫生講:“外科醫生不光要有過硬的手術技巧,還要學習和應用最新的疾病治療理念,更要設身處地的想患者所想、急患者所急”。把患者的悲觀和失望,轉變成對生活的樂觀和希望,這也成為冷建軍成立肝膽胰外科的初衷和願景。

_F8A3872_副本.jpg

對於這個剛剛成立的新科室,冷建軍傾注了全部心血。他說的科室是一個年輕的團隊,無論是醫生、護士還是我都在不斷成長和學習。我十分感謝這個團隊裏的每一個人,因為在科室成立的這一年多來,所有人都很團結努力,為了科室的發展很多醫生和護士都放棄了休假的機會,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像一個戰壕裏的戰友一樣,相互扶持、相互幫襯。記得最難的一段時間,科裏隻有兩名醫生還能堅持上班,但其實他們也是很久沒有休息過了,這些都讓冷建軍看在眼裏、記在心裏,也就更堅定了他要帶領科室向前走,努力醫治更多被病痛折磨患者的決心。

走在安靜的、整潔、明亮的肝膽胰病區,總是給人一種踏實、安心的感覺,就像麵對高大、冷靜、卻又值得信賴的冷建軍主任一樣。如今,肝膽胰外科已經逐漸成熟起來,而在“認真為患者考慮,凡是做到極致”的冷建軍眼中,帶領科室繼續前行,“啃”下學科領域一塊又一塊硬骨頭,為更多患者和家庭帶去莫大的希望與欣喜將是他持續前行的動力和目標。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