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北京大學首鋼醫院。

醫院文化

文化宣傳

用心為生命護航的放射介入“工程師”

來源:宣教中心 作者:王曉彤 責任編輯:

他,即使在休假期間也是隨叫隨到,手機24小時保持在線;就是在手術後傷口還沒拆線期間,也會因為一名腫瘤梗阻患者急需介入引流,當天就趕回醫院為患者解決問題。他就是腫瘤科放射介入醫生何山,他說既然選擇了從醫之路,就需要選擇用心付出。同事說,為了工作,他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留給了患者。

1.jpg

爭分奪秒的自駕醫生

“叮鈴鈴…叮鈴鈴…”一陣急促清脆的電話鈴聲打破了深夜的寧靜,何山睜開疲倦的雙眼,本能的從床上躍起,後半夜兩點多鍾的來電話,肯定是醫院通知搶救病人。他迅速抓起桌上的電話按下接聽鍵,就聽到電話那頭焦急的說:“何大夫,我是醫院總值班,現在有一位大咯血患者,通知您盡快趕到醫院急診搶救,需要派車接您嗎?”何山聽完後果斷說:“不用醫院出車了,我自己開車過去,這樣最快,患者可能需要進入導管室行動脈介入栓塞手術,請告知病區盡快做好所有術前準備,請通知患者家屬盡快到場!”急診出血患者搶救是爭分奪秒,為了節約單程車接時間,何山每次都是謝絕醫院總調度派車,自駕趕到醫院。

後半夜市區交通一路通暢,平時從家開車到醫院一小時的車程竟用了半小時不到。趕到醫院後,何山先是聽取了一線值班醫生的病情匯報,後迅速查看患者情況,調閱了患者的影像資料,初步判斷出可能潛在的出血位置,又和家屬簡要的交代了手術效果及可能出現的並發症及處理措施。待家屬簽字後,他迅速做好術前準備工作,將患者擺好體位,穿刺部位消毒,動脈穿刺成功後,將微導管迅速超選入支氣管動脈分支,並造影確定為出血靶動脈後,果斷推注栓塞劑,進行栓塞治療,手術立竿見影。十分鍾後患者停止咯血,安然返回病房。整個手術操作流暢、精準,沒有一絲猶豫拖遝,用最快的時間挽救了患者生命。而這成功救治的背後是無數的辛勞和汗水,是何山20多年來堅持不懈守衛在搶救患者第一線的縮影。

2.jpg

手術結束後,已經是淩晨4點多了,何山返回病區,先是查看了術後患者情況,又叮囑值班醫生術後注意事項,最後回到自己辦公室寫好手術記錄。這時候天已經大亮,忙完一切後,何山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稍作休息,因為三個小時後,新一天的工作又接踵而至,等待他的是早已安排好的手術。DSA(數字減影血管造影)導管室平台手術排隊非常緊湊,如果耽擱幾分鍾後麵的手術就會受影響,所以爭分奪秒已經成為了何山工作的習慣。


二十年磨一劍的“多麵手”

何山從90年代開始學習介入技術,那時開設介入手術的醫院不多,何山慕名來到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在那裏他第一次了解到不同於外科手術和內科治療以外的、新的診療技術。介入手術為何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他努力的汲取知識和養分,希望將這項新技術帶回醫院,造福那些遊離於傳統治療手段之外、被病痛折磨的人們。他憑借十多年放射科的工作基礎,以及影像診斷方麵紮實的基本功,很快掌握了放射介入治療的技術要領。為了在放射介入治療領域有更深造詣,他虛心求教,精益求精,先後去到北京大學腫瘤醫院、解放軍總醫院進修學習,接受多位國內放射介入名師的指導,回醫院後又多次邀請專家來院同台切磋操作技能。寶劍鋒自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二十年磨一劍,經過了專業的學習和不斷的探索,何山逐漸成為基本功力深厚、操作技能嫻熟、臨床經驗豐富、業界同行專家認可的介入專家。

3.jpg

何山說,作為一名介入科醫生,需要同時具備內科醫生的基礎,外科醫生的動手能力,影像科醫生敏銳的捕捉能力,無異於一名“多麵手”。由於受培養周期長,臨床工作量大,曝露在輻射危害的機會多等因素製約,放射介入醫師比較一直緊缺,尤其是外周血管介入醫生。因為操作都是在DSA顯影下進行,術者全程需要穿戴重達十多斤防護輻射鉛衣,有時連續幾台手術一站下來就是十個多小時,工作負荷重,專業性強,身體消耗強度很高。但與之相悖的現實是介入手術的適應症極其廣泛,如果把人體比作一個城市,各種血管、消化道、食管、氣管等是這座城市的管道,而介入的導絲可以進入人體的各個管道,完成許多外科手術無法比擬的操作,像是肝癌、肺癌、胰腺癌、賁門癌,以及頭頸部腫瘤、腎癌、乳腺癌或骨惡性腫瘤等,醫生會從患者體外將一根導管插到腫瘤的營養動脈內,將化療藥物灌注在腫瘤病灶內,使腫瘤局部接受高濃度的化療藥物、延長藥物與腫瘤接觸時間,從而殺滅腫瘤細胞或抑製其生長,同時降低機體其他部位組織細胞受到的化療藥物毒性作用;對於疼痛患者,介入治療大多可“一針見效”,不管是腰腿疼,神經痛,還是腫瘤晚期患者的劇烈疼痛,都能有效阻滯;而對於急性出血的患者,介入止血的適應症則更多,例如肝脾外傷性破裂出血、鼻子出血、子宮破裂出血和子宮收縮乏力出血、腫瘤性出血等等,原則上來講,隻要是動脈所供應的器官出血,都可以應用介入治療。何山說他就像一個工程師,人體管道裏了的“疏”與“堵”他都能幹。


總是為患者考慮的平凡醫者

從事20多年介入工作的何山為人十分低調謙遜,沒有手術的時候,喜歡自己待在辦公室裏翻翻書,查查資料,喝喝茶,也許是平時手術中消耗了太多的體力,這個高大的中年男人看上去有些疲憊。可疲憊是留給自己的背影,遇到患者他總能煥發出十二分的精神。他耐心、細致的向患者和家屬交代手術的必要性、具體措施、手術的風險等,有時候患者聽不懂,他也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解釋。這些年,何山搶救過的患者不計其數、挽救過的生命不勝枚舉,其中有很多甚至被宣判“死刑”的病例,而他收到的表揚信、錦旗數也數不清,這些都被他悄無聲息的收在辦公室的櫃子裏。他時常也也會接到患者家屬硬塞到手裏的紅包,能推辭的他一律婉拒,但有時看著家屬焦急、無助的眼神,他隻好先收下,等手術開始後再讓護士還給家屬,並轉告他們手術已經開始了,請他們放心。何山笑著說,他記得有一個月大概退回了近萬元的紅包,這些紅包有的他直接退到患者的住院押金裏,有的上手術後就讓護士還給家屬。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說收了紅包做手術心理壓力大,反而做不好手術。本著對患者負責、對自己負責的態度,每一台手術他都必須輕裝上陣。不僅如此,他還總是設身處地的為患者著想。曾經有一位山西來的自費患者,需要在半年內做5、6次的介入治療,了解到他們家的經濟狀況並不富裕時,何山總是想辦法幫助他們,像是盡早為他們安排手術,縮短住院時間,或是在允許的範圍內減免一些治療費用。看著患者每次來時身體狀況都有好轉,何山覺得自己的工作也算的上是平凡而偉大了。

5.jpg

與何山醫生交談的時間裏,他不隻一遍的告訴記者,他最希望的是讓更多人了解到介入手術到底可以幫助人們做什麽,也讓更多的同仁們知道他們的身邊有個叫何山的醫生可以為他們的工作保駕護航。作為一個有著22年黨齡的共產黨員,何山說:“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會用心做好每一件事,盡力保證從我手上搶救的每一條生命都能有質量的延續下去,這就是我對黨員責任和擔當的理解,也是對入黨誓言最好的踐行和承諾!”

4.jpg